<table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able>

        <td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d>

        <p id="cpjfe"><strong id="cpjfe"><xmp id="cpjfe"></xmp></strong></p>
      1. 新聞資訊

        阿里巴巴代理他人惡意申請“盒馬生鮮”商標?

               近期,筆者在工作中發現,江蘇省的自然人戴某根在2018年12月1日向商標局提交了3件“盒馬生鮮”商標申請,代理機構是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乍一看到這件商標,頓時心生疑惑,“盒馬生鮮”不是阿里巴巴旗下的新零售業態品牌嗎?由此筆者判斷戴某根可能涉嫌商標惡意申請,轉念一想,也有可能戴某根是阿里巴巴的關聯人員呢,申請也許經過阿里巴巴同意呢(轉念又一想,這個假設可能性幾乎為零)。戴某根的這3件商標申請代理機構是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對于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筆者并不陌生,2018年底阿里巴巴對外發布了知識產權服務平臺,進入知識產權代理服務,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應該就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分析到此,筆者腦海中更加疑惑并初步形成一個結論:阿里巴巴代理他人惡意申請阿里巴巴自己的“盒馬生鮮”商標。但轉念再一想這個結論邏輯上行不通啊,難道是阿里巴巴“自殘”?“自虐”?還是“無辜躺槍”?為了徹底搞清楚這到底是什么套路,筆者接下來進行了詳細調查。
         
               首先,確認雙方的身份。自然人戴某根,江蘇省鎮江市潤州區中山西路63號6幢**號,經初步調查分析確定,此人和阿里巴巴無關聯。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由Alibaba Group Services Limited(阿里巴巴集團服務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是阿里巴巴高管王鵬,經初步調查分析確定,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就是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商標代理機構。因此,雙方身份的確認,有力引證了筆者開篇形成的結論: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作為商標代理機構,代理戴某根惡意申請阿里巴巴自己的“盒馬生鮮”商標。
         
               那么,戴某根是如何委托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提交商標申請的呢?
         
               后者是如何接受委托并提交的呢?筆者進行了親測:找到阿里云服務網站注冊并登陸賬戶;然后在首頁“產品”一欄中找到“企業應用”--“知識產權服務”--“商標注冊”選項,隨后進入商標服務頁面,可以看到提供的商標服務包括商標注冊申請、商標維權/保護等,其中“商標注冊申請”又分成自助注冊申請、專家輔助申請、擔保注冊申請三種模式,報價各不相同。在自助注冊申請中,申請人可以自行上傳商標標志,選擇商品/服務項目,支付費用并提交申請,最快幾分鐘就能搞定,確實如宣傳一樣“最快1分鐘遞交到商標局”。相對于其他兩種模式而言,自助注冊申請模式沒有人工審核環節,全程在線上由機器完成。此時,筆者心里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應該是戴某根通過阿里巴巴的自助注冊申請模式,委托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提交了3件商標申請,阿里巴巴一方并沒有對商標申請進行人工審核,才會形成上面的烏龍事件。
         
               至此,驚堂木一拍,白紙扇一抖:“咱們言歸正傳!”,筆者想借此事聊一下商標代理機構在商標服務中的地位與作用。
         
               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作出修改。本次修改的一個非常重要內容是要加強對商標惡意注冊行為的規制,主要涉及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增強商標使用義務,增加“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的規定,首先在審查階段予以適用,實現打擊惡意注冊的關口前移,并將其作為提出異議和請求宣告無效的事由,直接適用于異議程序和無效宣告程序中;二是規范商標代理行為,規定商標代理機構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委托人存在惡意注冊行為的不得接受委托,一經發現,依法追究責任;三是對申請人、商標代理機構的惡意申請商標注冊、惡意訴訟行為規定了處罰措施。從而將規制惡意注冊行為貫穿于整個商標申請注冊和保護程序,在責任主體方面既包括申請人和權利人也包括中介服務機構。
         
               在規制惡意注冊行為時,為什么要增加商標代理機構的義務?是因為目前商標代理機構良莠不齊,存在部分不良代理機構協助甚至直接從事惡意申請、囤積注冊的行業亂象。有的代理機構設立關聯公司在與業務無關的領域大量申請商標、倒賣牟利,或者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惡意搶注客戶的商標,索要高額轉讓費,在社會上造成了不良影響。本次修改有利于規范代理行為,凈化商標代理市場秩序。
         
               再回到本次事件中,戴某根申請3件“盒馬生鮮”很明顯是傍名牌行為,可以認定是“惡意注冊”,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理應知曉“盒馬生鮮”品牌歸屬阿里巴巴所有,仍然代理“惡意注冊”之代理行為是否應該受到處罰?可能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此時也十分委屈,因為自己也是受害者。這個事件的出現,可以歸結于商標自助注冊模式的敗筆,但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否可以自助注冊、機器審核為由推脫責任?假設申請人通過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自助注冊模式申請了大量商標,惡意明顯,已經擾亂了正常的申請秩序。根據新修改的商標法規定,即便是“無辜躺槍”,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否應該接受相應的處罰?
         
               隨著商標法的修改,商標代理機構的角色和地位已經發生變化,起到的作用也隨之改變,商標代理機構應該緊隨著法律修改的步伐,調整服務的內容,提高服務的水平,至少應該從以下幾點努力。
         
               第一,認清自身定位;對于代理機構來說,“上門的都是客”這句話不再適用。在以前,不管是商標大量囤積,還是惡意傍名牌,只要是委托均來者不拒、有些代理機構積極參與惡意注冊(要face的代理除外),因為對代理機構沒有相應的處罰措施,代理機構更多的是站在利益一邊。在以后,商標代理機構的地位趨于“中立”,甚至要傾斜于維護商標申請秩序的角度。所以,商標代理機構應該在第一關對客戶進行篩選,代理真正有注冊需求的客戶,摒棄非正常申請客戶。
         
               第二,提高主動審核義務;縱使代理機構有火眼金睛,也架不住申請人會七十二變。商標“惡意注冊”行為一直是官方重點打擊的對象,隨著打擊力度的加大,目前直接抄襲、照搬知名商標的現象已經非常少見,“更高級”的模仿現象開始出現。這種模仿試圖規避商標審查中的一些審查標準,將他人的商標進行改造,例如“移花接木”“掐頭去尾”、“組合注冊”、“拆分注冊”等等,這種申請行為顯然違背了商標法的立法宗旨。對于這類申請委托,代理機構應當適當的考慮申請人經營范圍、使用能力、商標申請歷史、名下申請注冊商標數量、所申請商標獨創性等因素,初步判斷是否構成惡意注冊。
         
               第三,提高自身專業能力;人工智能AI時代的到來,帶給社會巨大的助力與沖擊,同樣對知識產權代理行業產生一定影響。有觀點認為AI很可能在未來取代代理人、審查員等崗位,這引發一部分從業者的擔憂。筆者認為在知識產權行業,AI永遠不會取代人,但人要學會運用AI,AI只會錦上添花,但絕不是雪中送炭。代理機構只有不斷提高自身專業性,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
         
               最后,再說說戴某根申請的這3件“盒馬生鮮”商標,經商標局官網查詢,3件商標目前還處于申請待審中,沒有被下發駁回通知書,也沒有安排初審公告,預測3件商標在不遠的將來就會因駁回壽終正寢,但如果個別項目初審公告了,阿里再去提異議,那可真是鬧了一個大笑話。
         
        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  王金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