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able>

        <td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d>

        <p id="cpjfe"><strong id="cpjfe"><xmp id="cpjfe"></xmp></strong></p>
      1. 新聞資訊

        《反不正當競爭法》2019修改解讀

               2019423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決定,對包括《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在內的八部法律做出修改。除《商標法》的修改條款自2019111日起施行外,其他法律的修改條款自決定公布之日起施行。

         

               這是繼201711月修改反法后,對反法的又一次修改。本次修改,僅涉及四個條款。為方便起見,筆者將新舊條款對比如下:

         

        2017 舊反法

        2019 新反法

        第九條

         

        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一)以盜竊、賄賂、欺詐、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三)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商業秘密權利人的員工、前員工或者其他單位、個人實施前款所列違法行為,仍獲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的,視為侵犯商業秘密。

         

         

        本法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

        第九條

         

        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一)以盜竊、賄賂、欺詐、脅迫、電子侵入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三)違反保密義務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

        (四)教唆、引誘、幫助他人違反保密義務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獲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經營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實施前款所列違法行為的,視為侵犯商業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商業秘密權利人的員工、前員工或者其他單位、個人實施本條第一款所列違法行為,仍獲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的,視為侵犯商業秘密。

         

        本法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經營信息等商業信息。”

        第十七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經營者違反本法第六條、第九條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第十七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經營者惡意實施侵犯商業秘密行為,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經營者違反本法第六條、第九條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五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第二十一條

         

        經營者違反本法第九條規定侵犯商業秘密的,由監督檢查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十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二十一條

         

        經營者以及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違反本法第九條規定侵犯商業秘密的,由監督檢查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增加一條,作為第三十二條

         

        在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審判程序中,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其已經對所主張的商業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不屬于本法規定的商業秘密。

         

        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且提供以下證據之一的,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其不存在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一)有證據表明涉嫌侵權人有渠道或者機會獲取商業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與該商業秘密實質上相同;

        (二)有證據表明商業秘密已經被涉嫌侵權人披露、使用或者有被披露、使用的風險;

        (三)有其他證據表明商業秘密被涉嫌侵權人侵犯。

         

        筆者現簡評以上修改要點如下:

         

        要點1

               對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定義更為完善。在傳統的不正當獲取商業秘密手段的基礎上,將電子侵入納入侵權手段之一。其次,將教唆、引誘、幫助他人獲取商業秘密的行為也納入到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之中。再次,將經營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納入侵犯商業秘密的主體。

         

        要點2

               繼2013年版《商標法》引入惡意商標侵權的懲罰性賠償后,將惡意侵犯商業秘密的懲罰性賠償也納入《反法》規定,加大對惡意侵權的懲罰力度。另外,將違反《反法》第六條和第九條的侵權行為的法定賠償額從三百萬提高到五百萬,進一步提高反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賠償標準。

         

        要點3 

               提高了行政執法部門針對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執法的罰款標準。針對情節嚴重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行政處罰的罰金最高可以達到五百萬元。

         

        要點4

               增加了關于舉證責任轉移的條款。在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訴訟程序中,商業秘密權利人僅需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且提供證明侵權情形符合新增的32條第二款的3種情形中任一情形,則舉證責任將轉制涉嫌侵權人,涉嫌侵權人需要舉證證明其不存在商業秘密侵權行為。根據某統計數據,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法院審判的侵犯商業秘密的訴訟案件中,原告敗訴率達到63.19%。商業秘密權利人作為原告,勝訴的難點大多在于難于舉證。商業秘密的秘密性特征,使得竊取、泄露和非法使用商業秘密的侵權行為往往也是以秘密方式進行。因此,如果依據一般的民事訴訟“誰主張,誰舉證”的規則,不能切實達到保護商業秘密的目的。此次修改,將從一定程度上降低商業秘密權利人的舉證難度,增加涉嫌侵權人的舉證義務,從而加大對商業秘密及商業秘密權利人的保護力度。

         

        總結:

               可以看出,《反法》本次雖然僅有四條修改,但無一不是旨在加強對反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打擊力度。最大的亮點在于,將侵犯商業秘密的舉證責任分配以法條的形式明確,減輕了商業秘密權利人在民事訴訟中的舉證責任。

         

        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  武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