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able>

        <td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d>

        <p id="cpjfe"><strong id="cpjfe"><xmp id="cpjfe"></xmp></strong></p>
      1. 新聞資訊

        馳名商標的前世今生,企業還有必要認馳嗎?

               馳名商標是我國《商標法》中的一個重要概念,馳名商標話題也一直是一個備受關注的話題,從我國《商標法》83年開始施行至今,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已經有三十余年的歷史,認定方式和保護強度也經歷了階段性的變化,有關馳名商標的法律、法規也越來越完善。本文試圖對我國馳名商標制度的發展歷程進行分析,并對現階段企業認馳必要性談談自己的看法,以求爭鳴。
         
        什么是馳名商標?
         
               對于我國來說,馳名商標是一個舶來品,并不是我國獨創。其來自于1925年修訂的《保護知識產權巴黎公約》(以下稱“巴黎公約”)第六條,英文原文為 WELL-KNOWN MARKS,可以理解成“為相關公眾所熟知的商標”。由于世界各國商標制度存在一定差異,在一國內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商標如何在他國獲得保護,便成了擺在世界各國面前的一個難題。因此,WELL-KNOWN MARKS (馳名商標)應運而生,1985年中國加入巴黎公約后,開始正式對巴黎公約成員國提供馳名商標保護。
         
               馳名商標保護制度設置的初衷是對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商標給予特殊保護,但這種保護只是限定于單個商標案件中,馳名商標并不是一種榮譽認定,而是對法律事實的認定。
         
               筆者認為,結合我國馳名商標制度的發展歷程,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可以劃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1、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的奠基時期(1985-2000) 
         
               加入巴黎公約之后,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認定的第一件馳名商標是美國必勝客國際有限公司的“PIZZA HUT”的商標及屋頂圖形商標,是在1987年8月商標異議案中認定的。這是我國加入《巴黎公約》后認定的第一件馳名商標。隨后在1989年11月18日,商標局認定北京市藥材公司的“同仁堂”商標為馳名商標,“同仁堂”商標是認定的第一件國內企業所有的馳名商標,從1985年到1996年十余年時間里,我國總計認定的馳名商標數量不超過20件,可以看出,當時認定的數量非常少。
         
               1996年8月14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頒布《馳名商標認定和管理暫行規定》,對馳名商標的認定和管理進行了細致規定,比如規定了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是唯一有權認定馳名商標的主管機關,認定的馳名商標,認定時間未超過三年的,不需重新提出認定申請, 申請認定馳名商標應當提交的證明文件等等。
         
               該規定首次明確了馳名商標認定的原則,即“主動認定,被動保護”原則。在此之后,我國開始對馳名商標以年為單位進行批量認定,由此,馳名商標認定的數量也逐年增加。
         
               筆者認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末這十余年時間里,屬于我國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制度創立的奠基時期,馳名商標在我國從無到有,在法律框架內逐漸發展起來。
         
        2、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的黃金時代 (2001-2013)
         
               在2001年之前,只有商標局才有權認定馳名商標,這種一家獨大的局面在2001年得以改變。2001年7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域名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域名糾紛案件,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及案件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涉及的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依法做出認定。2002年10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司法方式認定馳名商標作出了更加明確具體的規定,自此,法院開始根據上述司法解釋在域名糾紛案件、商標糾紛案件中認定馳名商標。
         
               在司法方式介入馳名商標認定的同時,行政認定方式上也有了更進一步發展,2003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頒布《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規定》,同時廢止1996年頒布的《馳名商標認定和管理暫行規定》。從名稱上可以看出,新規定突出了對馳名商標的保護,淡化了對馳名商標的管理,這種名稱改變更符合馳名商標應有的法律之意。新規定明確了“被動認定”、“個案保護”的原則,同時確定了行政認定的三種途徑,第一種,工商逐級上報途徑認定,指的是在商標管理案件中,以當事人請求,各地工商管理部門將馳名商標認定請求向上級主管部門進行報送,并最終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報送至商標局。第二種,商標異議案件中認定,指的是商標局在商標異議案件中,可以根據當事人請求對涉及商標是否馳名做出認定。第三種,商標異議復審、商標爭議案件中認定,指的是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商評委”)在案件中,可依當事人請求對涉及商標是否馳名做出認定。
         
               至此,我國馳名商標認定的途徑變成了行政和司法認定兩種,有權認定的機關包括商標局、商評委、法院。由于認定途徑和認定機關的增加,馳名商標的數量也迅速增長,與此同時,馳名商標相關的問題日益暴露出來。
         
               在行政認定和司法認定并存的這一時期內,行政認定工作并沒有十分明顯的大波動,商標局、商評委基本每年至少會公布一批認定的馳名商標名單,這一公布行為在2013年之后不再進行,這是由于2013年《商標法》修改之后,對于馳名商標有了新的規定。
         
               相反,在這一時期內,司法認定工作又可以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可以劃歸為2001-2005年,稱之為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初期階段,在這一時間段內,馳名商標司法認定從一開始的不被關注,到后來涉及馳名商標認定的訴訟案件逐漸增多,問題開始顯現,馳名商標司法認定某種程度上出現了“異化”。相關公眾對馳名商標是一種榮譽的錯誤認知,地方政府對馳名商標給予高額獎勵,一些主體對馳名商標的有意推動等等,導致出現了一些馳名商標虛假訴訟案件,即多方訴訟參與主體進行勾兌,制造出虛假的案件進行訴訟,目的就是通過法院判決拿到馳名商標的認定,這種虛假訴訟不僅破壞了馳名商標保護制度,更帶來了不良的社會影響。 
         
               基于上述問題的出現,最高人民法院開始進行監督,2006年11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建立馳名商標司法認定備案制度的通知》,決定對馳名商標實行備案制度,緊接著在2007年、2008年召開的全國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工作座談會上專門講到馳名商標的司法認定問題,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審理涉及馳名商標保護的民事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馳名商標司法解釋”),該司法解釋限定了可以認定馳名商標案件的受案范圍,取消了域名爭議案件中馳名商標的認定,馳名商標不再寫入判決主文等等。
         
               因此,2006年-2009年是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第二階段,可稱之為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調整階段,在法律和政策的調控下,馳名商標司法認定迅速轉向,各地法院收緊馳名商標認定,有的法院對涉及馳名商標認定案件采取能不認定就不認定的態度。
         
               2010年-2013年是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第三階段,可稱之為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弱保護階段。經過第二階段的規范調整,2009年之后各地法院司法認定馳名商標的數量迅速減少,可以說基本不再通過訴訟方式認定馳名商標,這種態勢一直延續至今。目前,法院通過司法途徑認定馳名商標的案例十分少見,除了北上廣深一線城市之外,其他地方的法院對馳名商標仍然是采取“敬而遠之”的態度,也許是為了避嫌,也可能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總之,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的調整階段所產生的影響十分深遠,似乎是有些矯枉過正,使得馳名商標司法認定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雖然2010年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多次強調馳名商標保護制度的初衷是加強保護而非限制保護,各級法院不能因噎廢食,對于當事人主張馳名商標保護且確有必要時,應當依法予以認定和保護。但最高院的政策指引并沒有改變這一階段內馳名商標司法弱保護的客觀事實。
         
               2001年-2013年十余年時間里,可以稱之為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的黃金時代,在此期間,我國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一直是行政、司法雙軌道并行的模式,司法途徑在初期有過爆發式增長,后期逐漸銷聲匿跡。行政途徑并沒有像司法那樣大起大落,認定的數量也遠高于司法認定。筆者認為,無論是行政途徑還是司法途徑,對于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都已經偏離了制度設立的初衷,馳名商標黃金時代大繁榮大發展的表象之下,隱藏的是對馳名商標的“異化”和“神化”。
         
        3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的白銀時代 (2014-至今)
         
               如前面所述,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在經歷了黃金時代之后,于2014年進入了白銀時代,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商標法》在2013年進行了修改,修改后的《商標法》于2014年5月1日開始實施,其中M第十四條第五款規定:生產、經營者不得將“馳名商標”字樣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上,或者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第五十三條規定:違反本法第十四條第五款規定的,由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改正,處十萬元罰款。
         
               上述條款首次以法律條文形式規定馳名商標不得用于商業宣傳,并對違反行為明確了處罰標準。隨后,2014年7月3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公布新的《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規定》,2003年的《馳名商標認定和保護規定》同時廢止。
         
               自此,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全面進入白銀時代,有權認定的機關仍然是商標局、商評委、法院。司法途徑方面,除了在商標行政訴訟案件中,可以看到法院對馳名商標作出認定之外,在商標民事訴訟案件中,法院作出馳名商標認定的案件十分罕見。行政途徑方面,和以前相比也有較大變化,商標局、商評委每年不再對外公布認定的馳名商標名單,內部對于馳名商標的認定采取更嚴格的標準。同時,對于馳名商標在相關裁定文書中的具體描述方式,商評委經歷了幾次轉變, 2017年上半年之前,具體描述和以往并沒有什么不同,一般會直接在裁定中認定某某商標為馳名商標。2017年下半年描述方式變更為“該商標已達到馳名程度”,2018年至今,描述方式再次變更為“該商標為相關公眾所熟知”,從時間節點看,從2018年開始裁定文書中已不再體現“馳名商標”“馳名”字樣??梢钥闯?,行政機關有意在淡化馳名商標行政認定色彩,力圖使馳名商標回歸保護立法的本意。
         
               因此,2014年之后,無論是行政途徑還是司法途徑,對于馳名商標的認定和保護,基本都已經處于默默無聞的狀態,無論是立法者還是執法者都在意圖淡化馳名商標的認定色彩,社會上對馳名商標的追捧明顯減弱,一切變得平靜起來,馳名商標似乎回歸了制度設立的初衷。
         
        以后,企業還有必要認馳嗎?
         
               任何新事物的出現總會經歷一個不斷調整的過程,馳名商標也不例外,經過三十多年的認定和保護歷程,我國已經形成了一套規范性的制度。制度的實施離不開各方主體的配合,對于市場經營者而言,首要任務是要保證商品/服務的質量,只有提供高質量的商品和服務,品牌才能被口口相傳,商標才會是馳名商標。對于各級政府部門、工商部門而言,應將主要精力放在市場經營秩序的管理上,為市場經營者提供一個良好的營商環境,而不應將馳名商標認定作為政績體現,更不應對馳名商標給予任何形式的獎勵。
         
               企業對于馳名商標認定需要認識到兩點,第一,不能把馳名商標當做一種榮譽,把馳名商標當做榮譽,就會容易產生攀比,事實上馳名商標也不是榮譽,也不允許用于商業宣傳,只是在個案中對于事實的認定。第二,需要搞清楚認定和保護的關系,保護是第一位的,認定是第二位的,是為了獲得保護請求認定馳名商標,而不是為了認定而認定。
         
               如果商標確實已經達到為相關公眾所熟知的程度,在個案保護有所需求的情況下,企業可以積極準備證據請求認定馳名商標,馳名商標的立法本意是對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商標給予更強的保護強度。商標如被認定為馳名商標,企業首先會取得個案的成功,其次,對企業來說是一種認可,會激勵企業創造出更多馳名品牌。所以,對馳名商標不應過度追求,但也不能消極對待,這才是企業應有的態度。
         
        <strong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olor: rgb(136, 136, 136);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align:="" justify;=""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王金華  北京市品源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