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able>

        <td id="cpjfe"><ruby id="cpjfe"></ruby></td>

        <p id="cpjfe"><strong id="cpjfe"><xmp id="cpjfe"></xmp></strong></p>
      1. 新聞資訊

        “大數據時代”的網絡隱私保護探討

        何為大數據
         
               大數據(big data),或稱巨量資料,指的是所涉及的資料量規模巨大到無法透過目前主流軟件工具,在合理時間內達到擷取、管理、處理、并整理成為幫助企業經營決策更積極目的的資訊。[①]
         
               互聯網業界(IBM 最早定義)將大數據的特征歸納為 4 個“V”:數據量(Volume),時效性(Velocity),多變性(Variety),可疑性(veracity)。其特點有四個層面:
               第一,數據規模巨大,“大數據”顧名思義代表了數據的數量之多,規模之龐大,大數據的計量單位從 T(1024G)起跳,直至躍升至 Z(10 億個 T);
               第二,數據類型繁多,數據類型可包含網上文字視頻圖片、地理位置信息、金融保險交易記錄、生物科學研究數據等等,可謂無所不包;
               第三,價值密度低,商業價值高,是指海量數據中可用數量有限,但附屬經濟價值高;
               第四,處理速度快,大數據處理中有“1 秒定律”之說,是指數據要在秒級時間內得出分析結果,否則就會失去價值,這一點也是和傳統的數據挖掘技術的最大不同。其實這些 V 并不能真正說清楚大數據的所有特征。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在《大數據時代》一書中的觀點或許可以更清晰的解析大數據,他認為,1. 大數據需要的全部數據而不是隨機樣本;2.大數據關注的是混雜性而不是精確性;3.大數據關注相關關系而不是因果關系。筆者認為,大數據不僅僅是龐大海量的數據,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種思維,一種將來影響我們生活工作各個行為的必然的思維。大數據并不在“大”,而在于“有用”,其所包含的價值含量比數量更為重要。
         
        大數據與網絡隱私權保護的關系
         
               “大數據”產生的最大問題,即數據能否可用以及運用的限度問題。具體表現為:數據收集變得無處不在,行為人難以察覺,收集主體告知義務難以有效監測;數據處理專業化、多樣化增強,行為人難以控制自己的數據應用情境;原有數據儲存方式受到挑戰,數據泄露風險增大;大數據資源公開與共享訴求與隱私權相矛盾等等。對此,美國在原有隱私權政策與法律基礎上,通過出臺、修改立法,提出政策主張,發揮行業自律作用,構建起較為完善且獨具特色的大數據環境下的隱私保護體系。
         
        大數據時代網絡隱私權侵權特征
         
               1.  侵權手段智能化、隱蔽化
               基于大數據時代數據搜集范圍的持續擴大和數量的幾何式增加,各類在線數據規模越來越龐大,各類侵權行為的犯罪動機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強烈。侵權手段層出不窮,愈加具有專業化、智能化的特點,侵權手段方式也越來越不易被察覺。若用戶在淘寶或者京東這樣的國內知名線上購物網站搜索一特定商品進行瀏覽,幾分鐘之后,在其他知名門戶網站瀏覽新聞時,網頁邊欄的廣告位就會出現剛才所搜索過的類似商品的推薦廣告或促銷信息。這么精準的廣告投放,這么快速的網站關聯,實在讓人不得不擔心,自己的需求是如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被收集,并被不同類型的網站迅速關聯的。并且自己的個人資料到底被了解到了何種程度?被哪些網站或者部門或者個人所收集?將用于何用處?大數據的利用可分為諸多方面,其中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數據分析技術的不斷探索與發展。判定侵權的關鍵不在于是否使用了技術,而是在于技術的用途,及使用技術的邊界,這也一直是伴隨大數據發展爭論不休的話題。然而相比較傳統的明顯的侵權方式,別有用心的侵權主體可以利用收集網絡瀏覽痕跡,收集地理定位信息等非常隱蔽的方式實施侵權行為。且這種“事先未被允許,事后才被發現”的“先斬后奏”式的收集個人數據方式,不僅增加了數據收集的隱蔽性,也增加了事后當事人維權的難度。
         
               2.  侵權主體多元化、匿名化
               網絡空間的開放性、隱匿性等特點,使得用戶在網絡活動中可能面對多個不確定的、不明身份的信息發布者。從信息的產生、到傳播、利用每一個環節都可能產生隱私泄露的隱患。侵犯隱私的主體也從傳統的單一個體轉變成由個人信息的最初發布者、無數傳播者與數據挖掘利用者共同組成的鏈條式的多個主體。并且社交媒體的開放,移動客戶端程序的開發,使得侵權行為可以隨時隨地發生,不同身份的網絡活動參與者都可能有意無意成為侵害個人隱私的主體。歸納起來侵權主體的類型主要有以下幾種:
               (1)政府部門及社會職能機構;
               (2)網絡服務提供者;
               (3)商業公司;
               (4)網絡用戶。
         
               3.  侵權對象性質的雙重化
               傳統網絡隱私侵權給受害人更多帶來的是精神及情感上的傷害,所以以民法理論的標準衡量,隱私權是一種獨立的精神性的人格權,并不具備物質性或財產屬性。但是如前文所述,在大數據時代的今天,網絡環境下的隱私,已被附屬極高的經濟價值。好奇心早已不是窺探他人隱私這一侵權行為的真正動機,經濟利益的驅使才是隱私侵權事件頻繁發生的真正所在,因此隱私權也具備了財產權屬性。需要指出的是,網絡隱私權的財產權屬性,是虛擬的、無形的,并不具備有形的實體,這點不同于傳統財產權是真實存在的。用戶存在于網絡環境中的個人信息,儲存在電腦或者網絡存儲空間內的個人數據、資料等,都是一種無形的財產,因而網絡環境下的隱私權也就兼具無形財產權與人格權雙重屬性的復合型權利。[②]
         
               4.  侵權后果嚴重化和復雜化
               在 20 世紀,我們就已經見證了太多由于數據利用不合理所導致的慘劇。比如 1943年,美國人口普查局遞交了地址數據來幫助美國政府拘留日裔美國人(當時它沒有提交街道名字和具體街號的數據,居然幻想著這樣能保護隱私);荷蘭著名的綜合民事記錄數據則被納粹分子用來搜捕猶太人;納粹集中營里的罪犯的前臂上刺青的五位數號碼與IBM 的霍瑞斯穿孔卡片上的號碼是一致的,這一切都表明是數據處理幫助實現了大規模的屠殺?,F如今社會,利用數據進行大規模殺戮的已不大可能,個人數據的泄露仍會給當事人帶來嚴重的損害后果。最常見于我們身邊的案件,就是某些別有用心的數據收集者、或收買者,利用個人數據所包含的具體個人信息對當事人進行敲詐勒索,甚至利用定位數據進行精準定位后實施犯罪。
         
        國外的網絡隱私權保護現狀
         
               1.歐盟
               歐盟對侵犯個人數據的行為處罰措施十分嚴格,包括禁令救濟,對公司工作場所和數據處理設施的稽查和調查,數額巨大的罰款,以及對于特大違法行為的刑事責任處罰等。除此之外,歐盟數據保護機構還會對侵犯個人數據的公司予以曝光,以增大懲戒力度。近年來,歐盟官方認為美國谷歌公司、蘋果公司等搜索引擎與移動設備服務供應商通過提供服務非法獲取、侵犯公民個人數據,曾多次表態要加強對有關企業的監管。而谷歌、蘋果等企業也在對歐盟立法機構開展游說公關,以減輕可能面臨的執法壓力。
         
               2.美國
               與之相對的,美國政府在大數據技術與隱私權保護之間更傾向于利用大數據技術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以保持美國在相關領域的領先地位。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希望以改良的政策框架與法律規則來解決隱私權保護的問題。由于大數據技術的發展運用將對隱私權保護構成嚴峻挑戰,因此,越是希望鼓勵大數據技術更廣泛更科學的運用,越是應該通過政策、法律與技術加強公民隱私權利保護。正如《白皮書》指出,“大數據正改變世界,但它并沒有改變美國人對于保護個人隱私、確保公平或是防止歧視的堅定信仰。”在此背景下,美國政府出臺了《白皮書》及其他系列文件,系統闡述了美國政府大數據戰略,并以政策與相關法案構建了其隱私權保護的基本框架。[③]
         
        國外的網絡隱私保護模式
         
               1. 立法保護模式
               (1)《一般指令》
               最主要的歐盟數據保護法是《歐盟數據保護指令》,通常稱為《一般指令》。于 1995年 10 月 24 日通過,其目的在于允許數據在歐盟范圍內自由流通,禁止組織成員國以數據保護為借口阻礙數據在歐盟內部的流通,并為全歐盟范圍內實現數據保護設定了最低限度制度。[④]
               (2)《隱私與電子通信指令》
               主要規定了無線電通信、傳真、電子郵件、互聯網及其他類似服務中數據保護的問題。該指令規定了服務提供商必須采取適當技術和組織措施保證系統和服務安全,規定組織內各成員國必須通過立法執行這一指令內容。[⑤]
               (3)《歐盟數據留存指令》
               該指令協調各國關于公共電子通信服務提供商處理和留存數據的義務性規范,實現在尊重當事人隱私和數據保護權的同時,保證數據能夠用于對嚴重刑事犯罪活動的調查、偵查或起訴。[⑥]
        除以上三條主要指令,歐盟隨后還補充制定了《Internet 上個人隱私權保護的一般原則》、《信息公路上個人數據收集、處理過程中個人權利保護指南》等一系列法律法規,為網絡用戶和網絡服務商們提供了可以遵循的隱私權保護原則,在成員國內有效建立起有效保護網絡隱私權的統一法律法規體系。[⑦]
         
               2.  行業自律主導模式
               美國是采取這種模式最具代表性的國家。所謂行業自律是指業界通過采取自律措施來規范自己在個人資料的收集、利用、交換方面的行為,達到保護隱私權的目的。[⑧]
               在美國,對于隱私保護法律有諸多類型,如憲法、成文法、司法裁判與條約等,在立法之外,通常行業內還會以契約、政策、引導規范等形式加以補充。尤其是后者這些自律準則,盡管本身并非法律,但在規范隱私保護行為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甚至更為得到正式法律的支持。加之美國倡導自由民主的傳統       和生活習慣,政府盡量避免過多的法律介入,以維護整個互聯網行業的快速發展。因此在對個人隱私保護方面,美國更傾向于行業自律模式。
               美國的行業自律模式主要由五種手段構成,即建設性的行業指導、網絡隱私認證計劃、技術保護、行業內自律規范和安全港協議。
         
        我國的網絡隱私權保護現狀
         
               網絡隱私權是指公民在網上享有私人生活安寧和私人信息依法受到保護,不被他人非法侵入、知道、搜索、拷貝、利用以及公開的一種人格權;也指禁止在網絡上非法曝光他人相關敏感信息,包括事實、圖像等。[⑨]網絡隱私權的范圍分為兩個部分:一是現實生活中的隱私在網絡環境中的體現;二是基于互聯網絡的特點而產生的網絡環境特有的隱私。筆者認為,基于網絡環境的特征進而產生的隱私主要包括:電子消費卡號及密碼、電子郵箱地址、個人登陸的身份、大型網絡游戲的個人登錄信息以及較普遍的網絡活動中產生的個人隱私、個人信息等。
         
               1.  立法現狀
               網絡隱私權保護雖有立法但不健全。我國《侵權責任法》已于2010年7月1日起施行,對網絡侵權進行了相關規定。具體地,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2.行業自律現狀
               我國有關網絡隱私權保護的行業自律,主要表現在兩個層面:一是整個互聯網行業的自律;二是各個網站及其從業者的自律。前者主要體現在《中國互聯網行業自律公約》和《中國電子商務誠信公約》兩個公約上,后者則主要體現在各網站對上述兩個公約的遵守以及其他相關的自律措施上。
         
        我國的網絡隱私保護存在的問題
         
               1.  立法存在問題
               雖然《侵權責任法》有了上述規定,但是網絡侵權責任并沒有得到相關的重視,沒有與產品責任等責任一樣,并列作為獨立的章來規定,無法體現出網絡侵權責任與其他法律責任一樣的地位和重要性。這主要體現在:
               (1)、法律對網絡隱私權重視不夠。截至目前,中國網民人數達到6.18億;存在大量個人數據被非法搜集、濫用、交易現象,但是國家目前還沒有網絡隱私權的專門法律規定。
               (2)、目前對提供網絡服務與內容的供應商之法律責任規定較少。由于我國法律對網絡提供商的侵權行為比較容忍,這樣也就間接支持了網絡提供商對網絡隱私權的侵犯。
               (3)、實踐中網絡隱私權的法律維權難以實現。在現行法律中,我國通常把隱私權納入名譽權的范圍加以保護,所以當網民的網絡隱私權受到侵犯時,受害人難以侵犯隱私權作為獨立的訴求請求法律保護與救濟,而只能以其它理由提起訴訟。
               (4)、 網絡隱私權的法律研究較為滯后。國外的隱私權研究已將近100多年,而我國隱私權的研究卻要晚得多,對網絡隱私權的研究更是近十年才開始,且尚未形成系統。[⑩]
         
        2.行業自律存在問題
               2.1整個互聯網行業自律存在的問題
               兩大公約關于網絡隱私權保護的內容太過簡單籠統,操作性不強。通過《中國互聯網行業自律公約》和《中國電子商務誠信公約》中有關網絡隱私權保護的具體規定,并沒有對網絡隱私權進行詳細地界定,也缺少網絡隱私權和網絡隱私侵權及網絡消費者信息和資料的具體內容等等。另外,兩大公約也沒有規定對侵害網絡隱私權的網站進行何種懲處,操作性不強,很難真正確保網站能夠保護網民的網絡隱私權。
         
               2.2單個網站自律存在的問題
               目前網站所采取的自律措施主要是通過主動張貼隱私聲明,但隱私聲明仍存在一些問題:
               (1)多數網站首頁的顯著位置無隱私聲明
               (2)網站的隱私聲明形同虛設。比如,在新浪總共一千多字的隱私聲明頁面,筆者發現了很多明顯的錯誤。比如,“在我們請求您提供有關信息之前,我們會解釋這些信息的用途,我們有些站點需要注冊才能加入。”“……我們會盡一切努力,請在合理適當的范圍內立即改善這個問題。”“你也可以通過登陸members.sina.com..cn/edit/(新浪網用戶注冊頁面的更新會員資料欄)的方式自行更新您的個人信息。”另外,有部分內容是重復多余的,如“新浪歡迎您對這項保密制度給予評論并提出質疑。我們將致力于保護您的個人信息,盡全力保證這些信息的安全。由于網上技術的發展突飛猛進,我們會隨時更新我們的信息保密制度。所有的修訂將在此站點公布。請將與本聲明有關的所有評論和質疑發往。”[11]由此可窺見網站并不重視隱私聲明。
               (3)隱私聲明保護的是網站而非網民。首先,一些網站在隱私權聲明中規定,修改權在網站本身,這對于網站用戶來講顯然是不公平的,網站也難免有推卸責任之嫌,特別是在發生網絡隱私侵權行為時。比如搜狐網站保護隱私權之聲明在結尾處,以黑體加粗特別規定“本網站之保護隱私聲明的修改及更新權均屬于搜狐公司”。[12]
         
        對我國的網絡隱私權保護的改進建議
         
               1.  立法的角度
               1.1在現有法律基礎上進行完善
               應在民法典中將網絡隱私權作為隱私權的特殊類型加以保護。明文規定隱私權是一項獨立的人格權,網絡隱私權的法律保護將更有依據。
         
               1.2立法應規范網絡隱私權保護的范圍與內容。
               筆者認為對網絡隱私權的保護范圍應包括:一是個人資料,如個人登錄的信息、圖像等;二是個人的財產信息,如網上交易賬號和密碼,甚至大型網絡游戲中的個人信息等;三是個人電子郵箱地址;四是網絡操作痕跡,如瀏覽網頁等。由于現代網絡的迅猛發展,網絡隱私權的侵權類型也逐漸增多,立法保護的范圍與內容也要靈活應對,筆者認為應列明“其他導致侵害網絡隱私權的行為”一項。
         
               1.3明確網絡隱私權是復合型權利。
               應確立網絡隱私權兼有人格權和財產權的復合型屬性,并通過立法給予承認和保護。眾所周知,互聯網極大地提升了隱私的經濟價值,而對網絡隱私進行立法保護,不僅維護了公民的個人隱私而且也提高了網絡財產的安全性。適時改變隱私權只是人格權的傳統觀念,接受其具有人格和財產的復合屬性,對網絡隱私權的保護更加有利。
         
               1.4將電子證據作為訴訟法律中的證據。一般侵犯網絡隱私權的證據都是電子證據,應當在訴訟法律中明確電子證據作為證據的標準,這樣更有利于網絡侵權案件的審理。QQ聊天記錄、電子郵件、網絡電子對話記錄等都是一些案件的重要證據,對案件的判決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1.5制定我國《網絡隱私保護條例》。在成熟的法律出臺之前,不妨先制定《網絡隱私保護條例》,具體內容包括網絡隱私權的定義與內容,主要立法原則,個人數據的搜集和持有,個人數據的利用與安全,個人數據的披露與公開,公民網上私人活動、私人領域、私人生活安寧不受非法侵擾,網絡侵權救濟與法律責任等
         
               2.  行業自律角度
               2.1首先,加強政府對行業自律保護個人隱私的行政監管。“對于互聯網接入服務提供商(ISP)而言,或對于互聯網內容服務提供商(ICP)而言,都需要在國家的整個產業政策中尋求自身的地位和位置,都將受到整個國家經濟形勢、政策的限制和制約。”在網絡隱私權的行業自律保護上,處于優勢地位的企業網站在制定自身的隱私保護政策時,可能會濫用其自身技術等方面的優勢,模糊隱私保護的標準,對個人隱私進行實質上的侵犯。此時,政府作為社會生活的管理者,應該充分發揮其自身職能,對網絡隱私權的行業自律保護進行有效的監管。政府應重在引導、培育和規范,站在經濟全球化的高度看待中國的互聯網行業與電子商務等產業,推進保護網絡隱私權的新技術開發和利用,鼓勵互聯網行業制定出符合中國國情的行業自律標準和為大多數企業認可的規章,為互聯網行業與電子商務等產業的快速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13]
         
               2.2其次,中國互聯網協會、中國電子商務誠信聯盟等行業組織應該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可以向行業自律做得比較好的美國學習,制定出諸如《中國互聯網行業自律公約》之類的《中國互聯網行業隱私權保護自律公約》,專門保護網絡隱私權,并為全行業提供隱私權聲明的樣本。另外,還可以成立專門的網絡隱私權保護行業組織,對網站隱私權政策執行情況進行評估和認證。同時,這些行業組織還應承擔起向全行業宣傳網絡隱私權保護的重要性,讓全體互聯網行業都明白,切實保護好網絡隱私權,不僅僅只是在保護網絡用戶,整個互聯網行業也將是最終受益者。
         
               2.3 每個企業及其網站都應該制定嚴格的網絡隱私權保護制度,進行企業內部的行業自律。應從制度上保證公民的網絡隱私權不受侵害,建立一種真正的互信關系,以此實現網絡隱私權的基礎保護。如果企業一旦侵害網民的網絡隱私權,則應主動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另外,也可學習發達國家的做法,在企業內部設立專門負責處理用戶隱私權相關事宜,直接對企業的最高領導人負責的首席隱私官。
         
               2.4應發動網民監督各個網站是否對網絡隱私權進行了嚴格的自律保護。網民在使用網絡的時候,不僅應采取種種措施,注意網絡隱私權的自我保護,而且要監督各網站否采取了切實有效的措施保護網絡隱私權,拒絕訪問那些沒有隱私聲明或隱私聲明不符合標準的網站,向有關部門或組織檢舉、揭發那些侵害網絡隱私權的網站或者沒有嚴格對網絡隱私權進行保護的網站
         
        網絡隱私權保護的其他措施
         
               1.  強化個人保護意識
               不管是行業自律還是法律保護,都是依靠一種外部力量對網絡用戶的個人隱私進行的公共保護。但是外因必須通過內因起作用,在紛繁復雜的網絡環境下,保護隱私安全的關鍵,是提高網絡用戶的自我保護意識。
        以往保護網絡環境下個人隱私安全的方法傾向于阻止用戶發布個人信息,但這在逐步推行實名化的網絡現實下,顯然不可取。鑒于大數據時代個人隱私保護的困難程度,已有專家提出了“遺忘”的必要性。牛津大學教授、大數據領域權威專家維克托在其著作《刪除》中提出了了“被遺忘的權利”。他指出,如今數字技術與全球網絡正在瓦解我們天生的遺忘能力——過去正像刺青一樣被刻在我們的數字皮膚上,遺忘已經變成了例外,而記憶卻成了常態。在大數據時代,面對海量數據人們必須了解數據的取舍之道,即留下有意義的去掉無意義的,要始終判斷需要的是什么,始終記得遺忘的美德,才能構建一個積極而安全的未來。因此我們在日常參與網絡活動時,要養成良好的個人隱私保護意識。例如,注冊網站時,仔細閱讀網站隱私聲明,評估其中所蘊含的的風險;在提供個人信息時,盡可能不要暴露過于詳細的個人資料,如收入水平、婚戀情況、家庭住址等;不要輕易將個人信息授權分享給第三方,太多實例證明,侵權行為多發生于分享行為。另外,現在許多計算機管理軟件,殺毒軟件具有清除 Cookies 等功能,定期清理電腦痕跡,也有利于個人信息的保護。
        另外,除保護好個人的隱私信息外,還要做到文明參與網絡信息活動,對他人的隱私同樣予以尊重。不隨意泄露、轉發、披露他人隱私,共建良好的網絡隱私保護氛圍。
         
               2.  加強國際合作
               網絡是虛擬世界,無空間無國界,網絡經濟、大數據的飛速發展,使得任何一個侵權行為的發生,都有可能波及到世界范圍。因此國際間的協調合作在網絡隱私權保護方面是必不可少的。盡管每個國家的保護方式和模式不盡相同,但網絡隱私權的保護不再是哪個國家的內部事物,沒有國際間的合作單靠一個國家是不能有效解決的,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反恐組織就是很好的例證。目前,在數據保護方面,歐洲與美國已開始謀求合作,我國要積極行動,把握機遇,加強國際間網絡隱私保護的協調、交流、合作,實現與國際間的接軌,確保信息的自由交換與流動,只有這樣才能適應網絡經濟的發展,才能在大數據時代的今天,占據主動,緊跟節奏,在國際網絡隱私保護合作方面,積極有效地發揮作用。[14]
         
        [①]百度百科 大數據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6954399/13647476.htm
        [②]李  彤. 論大數據時代網絡隱私權的保護.2014年5月
        [③]李明,“大數據時代”美國的隱私權保護制度,《互聯網金融與法律》[④]OECD,Recommendation of the Councilconcerning Guidelines gov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Privacy and Transborder DataFlows of Personal Data, September 23,1980.[⑤]Directiveon Privacy and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2002. 
        http://europa.eu.int/eur-lex/pri/en/oj/dat/2002/1_201.pdf.
        [⑥]Directive2006/24/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5 March 2006./http://europa.eu.int/eur
        lex/lex/LexUriServ/site/en/oj/dat/2006/1_105/1_10520060413en00540063.pdf.
        [⑦]楊立新. 侵權法熱點問題法律應用(民商卷) [M]. 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425.
        [⑧]張秀蘭.國外網絡隱私權保護的基本模式分析[[J]. 圖書館研究,2005,(5):86-88.
        [⑨]李德成.網絡隱私權保護制度初論[M]. 北京:中國方正出版社,2001.129。
        [⑩]文維. 我國網絡隱私權保護的法律探討.《人民論壇》.2010年第26期.
        [11]搜狐網站保護隱私權之聲明[EB/OL].[2008-06-27].http://www.sohu.com/about/privacy.html.
        [12]徐敬宏. 網站隱私聲明的真實功能考察[J].當代傳播,2008,(6).
        [13]徐敬宏.美國網絡隱私權的行業自律保護及其對我國的啟示[J].情報理論與實踐,2008,(6):957.
        [14]李  彤. 論大數據時代網絡隱私權的保護.2014年5月
         
        作者:北京品源專利代理有限公司 王小衡